pt>

逆子大哥

发布时间:2023-01-28 点击数: 671

故事中的“我”,指的是分享人。
我父亲是老党员,打过越战,后在北京学习,本可留在北京的,但他要求回老家。回老家后他在供销社工作,由于转业回来时年龄已大,结婚晚,我妈妈小了他9岁。
婚后生了我哥哥,后来还想要个儿子,又连生了我们姐妹五个,未能如愿,所以我哥哥是独子,加上我父母的重男轻女,哥哥从小很受宠爱。
但在我的印象中,哥哥小时候非常听话,由于我父亲在远处工作,我母亲带我们姊妹很辛苦,我哥哥很小就会做家务,对姐妹长辈也很好,朋友也非常多。
哥哥长大后要当兵,但遭到了父亲的反对,因为他是独子。
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哥哥谈了个女朋友,是独生女,那女孩家要招亲,我父亲自然不让他去,就这么吹了。
后来,哥哥上了几年的班,结婚了,从此他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。
婚后,哥哥嫂嫂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,到了吃饭点喊他们吃饭也不吃,大家都干活去了,他们才起来吃饭。
他对人也变了,亲戚朋友来了,他不理人家,甚至于还骂人家。
那个时候,刚好分产到户,各家都分到了土地,他们平时不干活,甚至是到了农忙时,夫妻二人都在睡懒觉。这样过了大半年,他们提出要分家。
我父母说他是独子,不分家,他们就又天天睡觉不干活,又拖了几个月,无奈之下只能分家了。
分了家后,嫂子生了我大侄子,两个人把分的粮食吃完了,又不干活,于是两人天天吵架。实在没办法,我母亲从家里拿粮食给他们,还请人帮他家种地。
哥哥和嫂子对地里的活从来都是不闻不问,我嫂子从嫁过来的二十多年,都没有听她叫过我父母声爹妈,她从不笑,对我们一家都是橫着脸,就像我们欠了她很多一样。
我父母亲心疼我哥哥,虽然分了家,但好吃好喝的,都会给他们备一份,每顿吃到肉都要送一大碗给他家,但他们家吃完了还骂人,说是我们吃剩的才给他们吃。
日子就这样过着,后来我父亲退休了,天天帮他家放羊。哥哥嫂子的三个儿子他们夫妻从不管,都我妈妈带大的。
我哥哥没钱了就问我父母亲要,他要多少,从来不叫我父母,只支使我侄子过来拿钱,我父母亲都会多给些,要是手头紧少给了,就不得了了,他家那边要连骂几天几夜。
记得有一次,我小侄子超生了,人家要超生款,我父亲一时凑不够,我哥骂着骂着就去提开水要烫我爹,幸好很多人拉着,哥哥就放话说再不找钱给他,他不活了。我妈妈怕他真想不开,那段时间上厕所都跟着他。
哥哥脾气越来越暴躁,他骂我母亲,可以骂上几天几夜,真是什么话都骂得出,“你们死后别想我望你们一眼,还想要我抬?别做梦……”等等。
他有时候还会抱着石头砸我家的门窗,家族里的人实在看不过去了,说要教训他,但我父亲是老大,他不让,说:“宁养忤逆种,不断忤逆根。”
哥哥和嫂嫂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,亲戚和我们姐妹五人都怪父母惯着他们俩,大家提议让他自己种他家的地去,于是就没有人帮他家种地了,他家的地于是荒废了两三年,之后他们才学着开始种地的。
他们夫妻感情不好,天天吵,天天打,后来两人也干脆分家各过各的了。
虽然我哥嫂的行为,在我们眼里简直不是人,但我父母对他们的纵容还是一如既往,平日只要有人说着我哥嫂一句不是,他们马上就生气了,饭也不吃了。
但父母眼看哥嫂是靠不了了,我父母亲就要我二姐召亲在家养他们。
然而,二姐夫招来后,我们家更是糟糕透顶了,二姐夫仪表堂堂,能说会道,当时在学校代课,二姐和父母也很喜欢。但结婚后,二姐夫在外吃喝嫖赌,回家来喝酒耍酒疯,拿刀撵我父亲砍,还爬墙要奸污我们姐妹,把我家闹得鸡犬不宁,后来学校也不要他了,亲戚朋友个个恨他怕他躲他。
以前我们家在村子日子过得数一数二的,从我哥哥结婚和我二姐结婚,简直是在地狱里过,我父亲看得开些,但我妈妈就受不了,神经紊乱,疯了。
母亲疯了三次,那时候我们几个姐妹也成家了,我和小妹的家境好些,所以我母亲的病由我带她住院,二姐和哥哥家从来不闻不问。
有一次,我妈妈又病发了,把着我哥哥家的门口,被我哥哥大骂一通,又是砸门砸窗的。
后来父母只好搬到楼上,因为楼下随时有石头砸门打窗的。
有天晚上,我哥突然跑到楼上,把衣服脱了,发狂地拍打着着自己的胸脯喊我妈:“妈!我得病了,活不了了!帮我好好照管孩子!”
我妈被他叫得一子哭了起来:“儿呀,哪里疼?我们去大医院。”
我哥说胸疼,但去医院检查了什么也查不出来,但还是疼得他受不了。
这时我父亲说:“村子里前不久来了个神婆,租住在张家,喊来看看。”
我哥连忙说:“快喊来看看!”
后来神婆来了,拿个烟筒抽着烟,狠狠地看了一阵我哥哥,说:“你家老祖宗得力,先把你给教训一下,要不然你要被雷劈了!你知道错了吗?”
我哥连忙说:“我错了,我一定改!”
神婆继续说:“你前年9月29你要烫你父亲,雷要来劈你来,你家祖宗求饶,再给你次改过的机会,所以放过了你,先给你个教训看你改不改。”
我哥连忙说:“改!我改!只要我能好我一定改!”
后来,神婆掐了个日子,说:“ 16号我帮你治一下,病就好了。”
到了16日那天晚上,满屋子的人,我奶奶也在。我哥哥脱光衣服,手里拿着一根木棍,跪在我奶奶和父母面前,说:“妈,你打我吧!打我两下,我就舒服了!”
我妈又哭了,不肯打他,要扶他起来,被我父亲拉着不让扶。
我奶奶说:“小宝呀,你只要肯改了,你就好了。”
我哥连忙说:“我改!我改!”
我爹于是说:“满堂屋的人给你作证,你要记得今天,好好记得你的话。”
我哥说:“我改!我改!”
满屋子的人看到这个逆子终于肯改好了,都高兴得喜笑颜开。
后来哥哥的胸真的好了。
现在想来,不知那神婆是怎么知道我哥要烫我爹的事的,是她自己真能看到还是别人说的,不得而知,当时也没多想,只觉得我哥能改好,比什么都强。
这件事后,我哥哥确实有一段时间改好了,但好景不长,不久又开骂了,就拿我父母亲名字喊着骂了两天两夜。
日子就这么折腾不休地过着,哥哥家的三个孩子渐渐长大了,个个也是忤逆不孝,上学还打架被开除,这三个侄子不仅不孝顺我哥嫂,对他们的爷爷奶奶也没有好脸色。
我爹常生病,常住院,我哥对这些事从来不管,多是我照看着,但我这样尽孝,我父亲母亲偏向哥哥的心依然一点没改。
我后来学佛了,也尝试着劝我爹念佛学佛,少杀生吃肉,或许是缘分未到,他至今也没信佛。
如今,父母都已经年迈,这一辈子可以说是饱受我哥的折磨,我们几个姐妹都已经成家立业了,父母由我哥哥家和二姐家轮流养。
我哥哥的三个儿子,只有大儿子成家了,另外两个一直没有找到老婆,最小的那个都三十多岁了。
大哥尽管有三个儿子,但家里却是最穷困的,别人家家都盖别墅,只有他家还住在我爹以前给盖的旧房子里。或许是年纪长了,也或许是看到了自家的孩子的穷困潦倒知道了反思,我哥哥近两年没有再骂人,变得比以前温和了。
这段时间我们去看父母亲,父母亲似乎也比以前想开了很多!我父亲现在几乎都不吃肉了。
编者感言:
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能成为一家人的都是有很深缘分的人,而这缘分,有可能是恶缘,也有可能是善缘,是恶缘多还是善缘多,这取决于这一家祖上的德行。
“积善之家必有余庆,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。”从因果上来讲,如果不曾欠下,又怎么会感召来讨债甚至是来败家的子孙呢?
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世上的人际关系无外乎是“欠”和“还”的关系,而在这因欠而被讨债,或因曾经欠下而必须要还的过程中,因我们看不到前世的因,内心不平,因而产生了怨恨恼怒烦,就又产生了很多恩怨纠葛,新的债务也就在这“讨”中又产生了,又为下一轮的讨债还债种下了因,如此循环,没有休止。
如果人知道并深信因果法则,能坦然接受一切都是自己种因得的果报,就能减少甚至没有怨恨,这个因就能了,纠葛和痛苦就能少了。
---《知因识果故事集》

手机拨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