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t>

忏悔的逆子

发布时间:2022-12-13 点击数: 74

故事中的“我”,指的是讲述人。
我的青春逆返心理期就像珠峰之颠的雪,终年不化。
小学六年级,我开始早恋,在整个学校都传的沸沸扬扬,后来母亲就知道了,拿着扫把让我跪下,让我自己选择:选择继续上学的话就跟那女孩断了联系,要不就回老家种地去,我被迫选了前者。
没多久我就转学了,从那以后,我那颗幼小的心灵里对母亲就埋下了怨恨的种子。
初中二年级,我的成绩一落千丈,我开始逃课,老师的杀手锏是叫家长。
有次,班主任要开除我,母亲在办公室当着许多老师的面就给班主任跪下了,从那以后,无论哪科的老师找我谈话都会提起母亲当众下跪的事,而我把老师的话语当成了一种奚落,我越发的瞧不起母亲了。
母亲为了找我成绩下降的原因,经常偷偷翻我的东西,一次,我的日记忘记上锁,被她看到了,我气势汹汹地找母亲理论,大喊大叫:“偷看日记犯法!”
母亲说:“那你让公安局枪毙我吧!”
我觉得母亲真的不可理喻,从此我就跟母亲决裂了。
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跟母亲好好地说过话,母亲让我帮她干点活,我也总是喋喋不休地抱怨,有时争吵时,我还会发脾气摔东西。
一次,我逃课被父亲撞了个正着,父亲拦住我们,让我们回学校去,回去后又被罚站,老师给了我们两个选择:要不被开除,要不叫家长来。
我们几个站着站着,就溜之大吉了。
叫家长哪有睡大觉痛快?我索性往单人床下铺了条被子蒙头大睡了起来。
我的床边有床单向下垂着,有人进了卧室也发现不了,父母都以为我上学去了。
那两天,我都是这样度过:上课前悄无声息地从家里消失,放学后又在家里凭空出现。
第三天下午,我被一泡尿憋醒了,迷迷糊糊地看了一下表,已经到放学的点了,于是我就光明正大地往厕所走去。
那天正好父亲在家,父亲听到动静问我:“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我说:“不早啊,都放学了。”
说完一看表心里凉了半截,原来刚才看错表了,离放学还有一个小时呢。
接下来,无法隐瞒,只好坦白从宽了。
那天,父亲砸了我一板凳,让我在客厅跪了两个多小时,任母亲哭红了眼,父亲都没有让我起来,父亲骂我太不像话了。
从此我跟父亲彻底决裂了,我开始跟父亲打冷战,曾有一年之久,我都没有跟父亲说上几句话。
多年之后,我依然记得那天父亲被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样子,有时父亲酒后会提及当年用板凳砸我的事,我总一笑置之。
大专毕业后,我回来帮父母料理着家里的生意。
一年后,我谈了个对象,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,母亲拿着我们的生辰八字找了好几个算卦的,算卦的都说:“白虎配青牛,好婚不到头!”
母亲和姨妈都劝我快刀斩乱麻,我把母亲和姨妈的话当做耳旁风,依然跟那女孩如胶似漆地爱着。
事情愈演愈烈,母亲苦口婆心地劝我跟女孩分手,说到动容之处还会泪眼婆娑,父亲听不得母亲唠叨,每当母亲跟我谈起此事,父亲都砸锅摔碗。
我开始发疯地砸东西,闹绝食,出门关手机,到处晃荡不管生意不回家,父亲怕我再生事端,就让姨妈剥夺了我的财政大权。
那年的冬天,我出奇的安静。
我对母亲说:“为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哭泣不值得,事情该了的时侯就了了。”
我把家里的生意打理的差不多了,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里我把手机留下,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和两条被子就离家出走了。
几天后,我用公用电话往家去了一个电话,妹妹接的电话,她说母亲出门找我,把腰摔骨折了,我让妹妹对母亲说我在外面很好,就把电话挂了。
那年冬天的雪特别勤,我像一具行尸走肉似的穿梭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看着别人成双成对,我潸然泪下。
租了间房子后,身上的钱所剩无几了。我找了份医药公司搬运工的工作,一天三十块钱,早上五点半上班,晚上十二点左右下班。
马上就到除夕了,公司放假时发了一箱白酒,市里的小饭馆都停业了,我去超市买了三十多个馒头和一大袋辣条,一天三顿,辣条馒头加白酒,喝晕了睡,醒了再接着喝。
正月初七,我正在公司搬着大箱小箱的药品,两个朋友找到了我,他们二话不说,拖起我就走。
从朋友那得知,我出走后,母亲冒雪出门找我,摔骨折了,家里的买卖也停了,过完年准备不干了。
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局面,第一次良心发现,第二天我就回家了。
回家后,在朋友的婚礼上遇到了我现在的妻子。
我回家后,很快,父母给我张罗一门婚事,和父亲一个朋友的女儿订了婚,当时的我觉得,什么都无所谓了。
家里的生意清理存货时,我出了车祸,躺在床上打吊针。
家里实在太忙了,腾不出人手来照顾我,我打电话叫来我现在的妻子,她照顾了好几天,生出了感情。
后来,家里发现了我们的情况,姨妈对她说了一番话,她走了。
过了几天,她来电话说要外出打工去,让我在家结婚生子好好孝敬老人吧。
我伤好后,毅然选择跟妻子私奔了。
这次我总结上次离家出走的经验,没换手机号码,每次父母打来电话,谈到让我回家结婚的事,我就把手机挂了,再后来父母来电我就干脆不接了。
我的未婚妻经常用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,知道是她,我要不装做信号不好,要不就说你打错了,只是,每次听着对方在电话那头哭,心中真的很纠结。
2008年冬天,妻子说父亲逼她回家相亲,我于是跟她一块儿回去了,并让父亲赶紧安排我们的婚事,父母只好拉下老脸把我跟朋友女儿的婚事退了。
从那以后,父亲的朋友长达两年之久没蹬过我们的家门。
结婚后,我的报应就来了。
家里天天都像战场一样焇烟弥漫,偶尔也有风平浪静的时候,但是绝对超不过半个月就又开战了。
2015年,我开始接触到佛法,但是那时还不信因果,只是对佛法感兴趣而已,那时我对佛门还戴着有色眼镜。
2016年,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圣云法师,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僧人,我才知道原来世上一直都有真修之人存在。
今年(2017年)春天一个早晨,我起床后差点栽倒,白天整天都是晕晕糊糊的。十几天来都是这样,打了一个星期的吊针都无济于事,上医院检查,一切正常,找不到这头晕的原因。
我就这样扛了两个来月,白天还要无休止地干活。
实在没办法了,因为自己已经开始了解一点点因果,于是我找到专门查因果的师父(圣云法师的徒弟),师父说:“你的头晕是五种业报,现在机缘成熟,业力就现前了。”
师父说:“第一种是你怨天尤人、呼天骂地。天地孕育万物,我们应当懂得感恩;
第二种是你对祖宗不敬,辱骂祖宗;
第三种是你辱骂出家师父,对僧人带有成见;
第四种你不孝敬父母,顶撞父母、对父母大喊大叫,你连父母都不放在眼里,你的眼中还能有谁?
第五种你不尊师敬长,对领导不恭敬。”
师父提到父母,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。
我说:“您说的都对。”
师父告诉我回家后给父母磕头认错,什么时侯你真正认识到错了业就消了。
我对师父说:“如果我当面给父母磕头他们肯定不会接纳的。”
师父让我等夜深人静时向着父母的方向磕头认错,一定要发真心。
一个个漆黑的夜里,我朝自己脸上一耳光一耳光地扇着,一直扇到自己泪流满面,我朝着父母的方向用力地磕着头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
后来我的头晕不治而愈了,从此我便对因果深信不疑。
母亲年纪大了,难免有些唠叨。
有时母亲就跟孩子一般,稍有不如意便会与我争长论短,有时怎能不生气。跟母亲吵了架,晚上趁母亲睡下我就再朝着母亲的屋磕头。一边磕一边心里念叨着:“爹娘,不孝子给您老人家磕头认罪了。”
慢慢地,我看母亲不顺眼的毛病就消失了,现在我跟母亲说话就先笑,我看到母亲上台阶都跑过去搀着她。
现在我的家庭每天也是欢声笑语、其乐融融,这和之前真的是天壤之别啊,我更深信因果不虚。
编者感言:
刘有生善人在《刘有生演讲录》里有讲过,头上的病和父母师长有关,头晕,是不孝忤逆、不尊师长领导的缘故,这位朋友的故事,也正印证了这个说法。
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,头代表天,在人际关系上,父母、师长、领导也代表天,逆天而行,机缘成熟,这头就会出问题。
罪从心起将心忏,这也是好业障病最快的方法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再大的业,抵不过发自真心的忏悔。
---《知因识果故事集》

手机拨号